江陰先賢胡山源的詩詞中這樣寫道:“江陰好,山水氣勢雄,長江滾滾隱蛟龍,四季景無窮。江陰好,人物冠古今,奇人俠客不須尋,行事足謳吟。”
  透過江陰豐富的歷史遺存和遺跡的背影,我們可見一個個歷史人物鮮活生動的面容,是他們的人文光輝照亮了江陰的歷史。行走在今天的我們,從先祖手中接過我們的擔當,做優秀歷史文化的薪火傳人。
  適園版從本期開設《江陰歷史文化名人尋訪》大型系列活動,我們將用每周一期一個整版的篇幅,陸續展現40多位江陰歷史文化名人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品格,以期通過不同作者各自的解讀和散文化的筆觸,實現一種穿越時代的交流與溝通,與先賢達到情感的互通和精神的共鳴。
  江陰歷史文化名人燦若星辰,我們只能從中選取部分有代表性的人物作為尋訪解讀的標桿。不求一個不少,但求一葉知秋;不求面面俱到,但求言之有物,感情充沛。
  吳王贈劍送別   遜耕延陵封地   出使中原觀樂議政   墓前掛劍為哪般  

    臨行時,吳王余祭親自把他送到碼頭邊,兩人正要揖別,余祭突然盯著他的腰間露出詫異的神色——原來季札沒有佩劍。作為吳國的使者 ,又是吳王的親弟弟、王室貴胄,劍是必備之物。這不是為了防身,而是一種富于儀式感的身份標識。“帶長鋏之陸離兮,冠切云之崔嵬 ”,這也不是奇裝異服,而是當時的貴族風范。在姑蘇,每天出入于王城宮苑,季札是不喜歡佩劍的,他沒有這種習慣,以至這幾天準備 出行時,禮品、信札、盤資、地圖皆應有盡有,唯獨忘記了一把必不可少的佩劍。余祭倒也爽快,他哈哈一笑,當即解下自己的佩劍遞給 季札。吳王的劍無疑是天下絕品,上好的青銅,經良工千錘百煉。【詳細】     順風順水,從姑蘇到延陵只走了兩天。延陵是季札的封地,自16年前他到這里遜耕以來,原先人跡罕至的江灘已面貌大變。他移民墾殖, 興修水利,民眾都很擁護他,他也在底層民眾中收獲了一種全新的生命體驗。但現在王命在身,他在延陵只能稍作停留,便擺江北上。過 了江,他又舍舟乘車。以他的身份,他本來應該乘坐四匹馬拉的軒車。但他這個人不喜歡排場,而且江淮之間多湖沼濕地,道路條件較差 ,乘那種駟馬高車反倒不便。他乘的車只用兩匹馬,隨身只帶一名隨從一名車夫。這種清簡樸素的生活習慣,都是這些年遜耕延陵養成的。【詳細】     季札訪問的第一站是魯國,但去往魯國必須先經過徐國。徐國的國君早就仰慕季札的名望,他設宴招待季札。席間,徐君很喜歡季札的劍 ,但又不好意思開口索要。季札看出了徐君的心思,因為還要出使他國,而劍是他的身份標志,現在當然不能解劍相送。他暗暗許下心愿 :徐君,我答應你了,待我訪問歸來,一定把這把劍送給你。有道是紅粉施佳人,寶劍贈壯士,你雖然說不上壯士,卻真心喜歡它,好東 西一定要送給最喜歡它的人。
  到達魯國時,已是一個多月以后。走了一千多里路,季節的腳步似乎停滯了似的,眼界所及,還是江南地區一個月前的風景。魯國是各國中禮樂最完備的。魯國的國君聽說。【詳細】
    深秋時節,季札在歸途中又路至徐國。春天在這里時,他曾暗許把寶劍送給徐君。想不到再到徐國,物是人非,徐君已經離開人世。 悲傷唏噓之余,他沒有忘記自己當初心中立下的承諾。他鄭重解下寶劍,端端正正掛在徐君墓前的樹上。隨從不解:“徐君已經死了,為 什么還要送他寶劍呢”?季札說:“當初我內心已經答應送給他了,難道就因為他死了,就違背我的本意嗎”?
  那時候的人是很喜歡為時而歌的,他們唱道:
  延陵君子兮不忘故,
  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裊裊兮秋風,江河波兮木葉下。越往南走,季札的心情愈加蒼涼。【詳細】
 
  然郭璞在江陰之事卻又見于正史,言之鑿鑿   兵荒馬亂中悄悄南下,一路周折,一路傳奇   一篇《南郊賦》
為他埋下了禍根
  懷抱卜筮利器,
不能用之,
則必毀之
 

    《晉書·郭璞傳》記載:“璞以母憂去職,卜葬地于暨陽,去水百步許。人以近水為言,璞曰:‘當即為陸矣。’其后沙漲,去墓數十里皆為桑田。”
  這個郭璞葬母的故事,很容易讓人想到玄參天地的諸葛亮,推背后事的袁天罡,近乎神話,尤為江陰人津津樂道。只是人們樂道的多是郭璞的神奇,其興趣和智商似乎都沉湎于郭璞身上那氤氳彌漫的神秘,以致視而不見郭璞來江陰的背后那尚稱清晰的歷史與地理的邏輯。
  西晉王朝的末世亂象,少數民族的鐵血征伐,已使中原陸沉勢所難免。 【詳細】
    南下初始,沿途中,郭璞并不被人待見,等到復活了將軍趙固的良馬,作法賺走廬江太守胡孟康的美貌婢女,郭璞已是傳奇廣布、聲名顯赫了。
  過江之后,郭璞即被宣城太守殷祐引為參軍。后來殷祐升遷石頭(今南京附近)督護,璞復隨之。這時候,郭璞見到了一代名臣王導,又立即被王導引參軍事。王導曾于永嘉末遷丹陽太守,加輔國將軍,而晉代丹陽治域主要是長江中下游南岸一帶,可知郭璞初來江陰,應在永嘉末年即312年。以此算來,郭璞居住江陰前后大約有十二年之久。關于這點,郭璞組詩《幽思篇》中的一首也可印證。【詳細】
    郭璞被王導引為參軍,歷史未載其具體參何軍事,倒是一次又一次地記述了王導讓郭璞卜筮其家事。例如:“(王導)嘗令作卦,璞言:‘公有震厄,可命駕西出數十里,得一柏樹,截斷如身長,置常寢處,災當可消矣。’導從其言。數日果震,柏樹粉碎。”(《晉書·郭璞傳》)“昔晉初渡江,王導卜其家世,郭璞云:‘淮流竭,王氏滅。’”(《南史》卷二四)——不知郭璞見一代名臣如此,是否也有“不問蒼生問鬼神”的慨嘆。
  當然,王導也曾用心良苦地讓郭璞預卜過司馬睿登位的大事。【詳細】
    因為封建社會政斗和軍爭都極重卜筮,而郭璞懷抱如此利器,注定不是別人的眼中之寶就是心頭之患,不能用之,則必毀之。故此,王敦第二次起事前,便不顧郭璞服母喪未滿,匆忙起為記室參軍——只是郭璞此時已是身在曹營心在漢了。
  《晉書·郭璞傳》記載:王敦之謀逆也,溫嶠、庾亮使璞筮之,璞對不決。嶠、亮復令占己之吉兇,璞曰:“大吉。”嶠等退,相謂曰:“璞對不了,是不敢有言,或天奪敦魄。今吾等與國家共舉大事,而璞云大吉,是為舉事必有成也。”于是勸帝討敦……敦將舉兵,又使璞筮。璞曰:“無成。”【詳細】
 
  在生命的最后10年黃歇被封吳地   黃歇憑借個人智慧走上歷史舞臺,并助楚國復興   退而求其次,
黃歇苦心經營
自己的晚年
  黃歇牽手江陰并實施善政,讓邑人至今感念  

    按照我國傳統紀年方法,公元前248年,離今天已經2000多年了。著名的楚國令尹、春申君黃歇,在67歲的時候被封在吳地,主要區域就在現今的蘇錫常以及上海一帶。
  江陰是吳地的一部分,自然也是黃歇的封地。但黃歇同時還是楚國令尹,相當于一個國家的國相,有很多軍國大事需要操心,就讓兒子擔任吳地“假君”,也就是代理長官,輔佐處理吳地大事。
  當時的楚國都城在河南淮陽,7年后楚國將都城遷到安徽壽縣。無論淮陽還是壽縣,都離吳地千里之遙,我總沒來由地懷疑春申君黃歇沒有來過吳地,雖然這塊土地上留下了那么多與他有關系的地名和遺存。
  江陰也不例外。城北,一座君山,一座黃山。【詳細】
    黃歇是楚國王族的后裔,年輕時就有遠大的志向。他沒有趕上楚莊王逐鹿中原的黃金時代,但是,當時楚國在位的楚懷王依仗著上世宣威盛世的余蔭,國力依然是強盛非凡。黃歇和當時的許多名士一樣,在列國周游,拜師學習。公元前299年,楚懷王接連在張儀游說下上當,惱羞成怒,數次對秦國交兵,卻被秦國扣押,國力也迅速衰落。公元前298年,楚頃襄王即位,期間黃歇回到楚國,逐漸走上歷史舞臺。
  公元前272年,43歲的黃歇終于等來了機會,被楚頃襄王任命為秦楚通好使節。此時的秦昭王正想一鼓作氣消滅楚國,卻收到了黃歇一封洋洋灑灑的信函。信中黃歇旗幟鮮明地勸說秦昭王放棄攻楚的打算。【詳細】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乎人乎!
春申君盛極而衰的轉折點,一般是認定為公元前242年的軍事失利。
  這一年,為了遏制秦國吞并中原的野心,各諸侯國摒棄前嫌組成聯軍,以楚考烈王為合縱長,黃歇為當權主事,向西進發。這時,黃歇已經當了二十年的令尹,位高權重。六國聯軍一度兵抵函谷關,但不知是志得意滿之下的黃歇驕縱輕敵指揮失當,還是雄才大略的秦王嬴政得遇神助,秦國舉全國之力出關迎戰聯軍,一戰而定天下,六國從此再也沒有了相抗的資本,秦國統一天下只是時間問題了。
  這一戰也打破了黃歇英明絕倫的神話。兵敗以后的楚考烈王大失顏面。【詳細】
    吳地是一塊富庶之地。黃歇父子在江南的經營,從現有的資料上來分析,主要是工程建設尤其是水利工程建設。
  江南以前也曾經風光過。吳越兩國,先后創造了吳地一段時間的輝煌。但并入楚國版圖后,一直沒有得到進一步開發。年代久了,原有的水道逐漸淤塞,水災頻發,老百姓生活艱難。黃歇于是開始了對吳地的統一治理。他疏通了東江等河道,又在低洼地區筑壩建埭。蘇州相城區的黃埭、春申湖,上海的黃浦江,無錫的春申澗、黃埠墩等因之而得名。在江陰,黃歇開浚的工程主要是申浦和黃田港。
  申浦今名申港。據記載,當時春申君從長江引水向南,成為一條貫穿今日江陰、武進的一條河流。【詳細】
 
  葛邲是個“官五代”   危難時刻露崢嶸   扶搖直上九萬里   皇帝得了精神病  

    要說葛邲,就要先說到他顯赫的家世 。
  宋代歷來崇文抑武,文化極為繁盛,因此出現了大批文化家族,如眉山蘇氏(蘇洵、蘇軾、蘇轍),臨川晏氏(晏殊、晏幾道)等,江陰青陽葛氏即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宋一代,青陽葛氏一門人才輩出,共出了進士33名,《宋史》立傳的有3人,附見10人,文業相傳,人各有集,宋史稱“五世登科第,三世掌詞命”(連續五代都有人高中進士,祖孫三代都有人為皇帝起草詔書),其門第之盛。【詳細】
    宋欽宗靖康元年(1127年)初,金兵攻破北宋都城汴京(今河南開封),擄宋徽宗趙佶、宋欽宗趙恒二帝及嬪妃、宗室、官員等三千余人北歸金國。北宋滅亡,這就是著名的靖康之恥。
  同年5月,康王趙構在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稱帝,后遷都臨安(今浙江杭州),史稱南宋。此后金兵又多次入侵,甚至還一度攻到江南,但都被岳飛、韓世忠等率領的宋軍擊退。
  葛邲就出生在這樣一個戰火紛飛的時代。【詳細】
    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宋高宗趙構傳位給36歲的養子趙昚,是為宋孝宗。
  宋孝宗隆興元年(1163年),29歲的葛邲高中進士,隨后受到御史蕭之敏等人的舉薦,擔任國子博士(國子監的官員,負責教導諸生,大致相當于現在的國立大學教授)。
  這一干,就是好多年。
  機遇就和艷遇一樣,總是在不經意間到來。
  有一次,葛邲奉召進內殿奏事,宋孝宗和他探討如何反腐的問題,他的回答極有見地。【詳細】
    胸懷大志的葛邲一心想在丞相高位上干一番事業。
  然而在中國古代,一個大臣要想有所成就,絕非光靠他本人就能行的。葛邲的問題,就出在和他搭檔的皇帝身上。
  應該說宋光宗趙惇在其即位的初期表現還是不錯的,在葛邲和周必大、留正、趙汝愚等賢臣的輔佐下,朝政堪稱清明。但后來他的表現卻越來越令人失望,先是和已退位的父親太上皇孝宗鬧起了矛盾,長期不肯去太上皇居住的重華宮看望父親,導致輿論嘩然;接著居然又得了病。【詳細】
 
  少年壯志系山水   問奇山河歷千辛   勝水橋畔情悠長   仙風道骨慈母恩  

    徐霞客,祖上都是讀書人,稱得上是書香門第。他幼年受父親影響,喜愛讀歷史、地理和探險、游記之類的書籍。15歲那年,他應過一回童子試,沒有考取。父親見兒子無意功名,也不再勉強,就鼓勵他博覽群書,做一個有學問的人。徐霞客的祖上修筑了一座萬卷樓來藏書,這給徐霞客博覽群書創造了很好的條件。19歲那年,父親去世,母親是個讀書識字、明白事理的女人,鼓勵兒子“男子漢應志在四方”。徐霞客聽了非常激動,決心去遠游,這一年他22歲。【詳細】     一路奔波,特立獨行的徐霞客收獲了“問奇于名山大川”的生活記錄,他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他所考察的山川河流,是在交通不發達的古代,一次次只身前往人跡罕見的崇山密林、幽谷急流、峻嶺深穴,不但要流汗流血甚至要冒著絕糧、迷途、遇盜等生命危險,而且還要承受常人難以承受的寂寞。就連徐霞客以為相見恨晚、視為又一知己的云南名士唐大來也贈詩相勸:“中外干戈滿,窮荒何所探?我非情更怯,欲爾望江南。”然而,徐霞客矢志不渝,婉言謝絕了朋友的好意,義無反顧,毅然踏上了“朝碧海而暮蒼梧”的旅途。【詳細】     豁達的徐霞客置身物外,棄絕家務百事、俗事,而“余髫年蓄五岳志”該當是最有意思的回憶了。一部游記,是中國文化的一種痕跡,幾百上千年會殘留在人們的記憶深處,成為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峰。那時的花開,已成了今日的燦爛;彼時的憂傷,已成了今朝的一聲贊嘆;曾經的過往,都成為記憶河流中的一艘船只,來來往往,從不停歇,但不忘一個徐霞客的故鄉人。【詳細】     徐母去世后,率真的徐霞客“回憶先塋,已三違春露,不覺悵然”。徐霞客有此母,何其幸也。徐霞客與母親的心貼得很近很近。這一次,徐霞客的遠游船又從村頭再一次出發了,這時歲月已將他塑造成了一個仙風道骨的學人,滿胸飄蕩著灰白胡須,然兩眼神卻變得更加銳利、堅毅、冷峻。他向送行人群揮手,忽然想到身后再無老母佇立樹下的凝眸遠眺,一絲悲涼襲過身心,心痛的感覺,繼續蔓延,一滴淚,掛在腮邊,噙著淚強壓情感泉源,不忍再看身后,只可向前投目。【詳細】  
  少小剛正清貧樂   發奮讀書苦作舟   宗族法理難容歸   逆境而上慈母心  

 

  李寄生母原先是徐霞客的侍妾,懷有徐家后代后,徐家正室便以“嫁婢女”名義將周氏嫡嫁到了敔山灣南灣一貧窮農家,明萬歷四十七年己未十二月李寄出生,因養父姓李,故從李姓,名寄,寓徐姓孩子寄養李家之意。李寄是4個弟兄間際遇最悲涼、經歷最曲折、生活最困頓的一個。然而,他又是弟兄間學識最淵博、成就最巨大、聲名最遠播的一個。在定山出生并生活了36年的李寄,一生無所求,靜謐安詳地在敔山灣的雙林庵聽從內心的召喚。【詳細】

    清代趙曦明《桑梓見聞》中有這樣的記述:“嘗有人聞其名而訪之,見一人坐松樹下,詢之,即李介立也。而不能起,蓋止有一褲,方濯曬臺樹上,待其干也。”隆冬時節,沒有棉衣,常常臥床不起。生病無錢求醫問藥,只能讓其自然痊愈。買不起茶葉,就從山上拾一點松毛松果,燃松枝煎湯代茶。朋友來了,也只能采摘野生的黃花菜佐酒。
   他又是一個酷愛讀書的人,可窮困潦倒買不起書,他就向朋友們借來讀。【詳細】
    李寄少年時已聽到父親遠游的故事,他設法借讀到父親西游時所撰的一些文章抄本,使他開闊了眼界,早早便立下學父遠游祖國山山水水的志向。
  也就在這時期,他曾做過回歸徐家的嘗試。史載:“少長,欲旋里,族勿能收。”宗族禮法難以容忍。遭受這番拒絕后,李寄知道淚水沒有意義,回過頭繼續走自己的路。當然此時的徐家由于上幾代科場連連失意,政治上不斷受到打擊,家業早已敗落,剩下的只有對奢侈過往的祭奠與追憶。【詳細】
    這位外貌性情、聲容舉止、品行愛好,無不與霞客相似的李寄,心潮澎湃。他雖然沒有父親家的條件,可他有為父苦學的精神基因,這是更為重要的。他要努力奮斗,也要像父親霞客一樣,在文化領域實現人生價值,成為一名富有文名、著稱鄉里的飽學之士。李寄與他父親在心靈是相通的,他沒有去埋怨徐家人對他的不公正待遇。相反,李寄以父親為榜樣,在困境中奮發,后來成為徐霞客4個兒子中學識最淵博、成就最巨大、聲名最遠播的一個。【詳細】  
  聰慧好學 過目成誦   立足文壇 嶄露頭角   愛國捐校 講學育人   直面逆境 冤案平反  

 

  慈眉善目,被譽為散花老人的胡山源,用他的晚年燃燒出了一段生命之美,他成為人間秋月間的似火楓葉,構成歲月晚晴中最美的印鑒。然而回顧其人生的起點,他是落生在一個衣食不周的農家,父親在世時租種人家十幾畝田,日子非常困頓,在他3歲時,父親患傷寒病去世,此時家計艱難,然胡山源思慕著上學讀書,家人先是責罵,后因勸阻不成就送到倉廩街上的時敏學堂聽學,祖母和母親不過只盼望他識些字,學會打算盤做生意,以脫離種田人之苦。【詳細】

    吃苦耐勞慣了的胡山源,曾不止一次地叮囑自己,要踏實工作,養成良好習慣。他自1916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以來,就認準自己要走這條路,只要不懈地追求下去,終有成功的那一天。他從1923年在上海創辦彌灑社起,就成為魯迅評介的“上海卻還有著為人生的文學的一群”中的一個崛起者。他的一篇《睡》,被文壇響當當的人物稱贊是實踐宣言,籠罩全群的佳作。【詳細】     1949年5月,上海解放,胡山源將自家的學校捐獻給了國家,一段時間找不到合適工作。
此時期,為他一生中最閑散時期,每天對著天空作仰望狀,天空很遼闊,一朵云彩飄浮在高樓上,胡山源覺得自己在看這朵云彩,這朵云彩也在看他,他和它形影相通,一樣的無處著落。然而他始終認為新中國總不至于是一個摧毀個人夢想的世界。此時他想起20多年前在松江景賢女子中學認識的張聞天,從報紙上得知他擔任了東北局書記,胡山源在妻兒多次鼓動下。【詳細】
    在這“絕憐滾滾耶溪水,只浣輕紗不浣人”的情形中,胡山源如一片落葉,又如何應付冬的大開卷環境?1957年轟轟烈烈的“反右”運動中,曾經真心實意向黨提過意見的胡山源,在“反右”運動擴大化后,他又豈能躲過,很快補戴上了一頂右派高帽。他向上海作協提出加入協會的申請也遭拒絕。
  于是胡山源有了他的“屈辱二十一年”,被當作黨和人民敵對分子的日子,一個人也是一部歷史劇,在人生的征程上,有滿樹的鮮花也有滿叢的荊棘。【詳細】
 
         

 

  楊名時自幼苦讀經書,31歲中進士,深得其恩師也是康熙年間的重臣李光地的器重,李光地曾當眾表揚他說:志氣強毅,臨事有擔當。外面卻如田夫野老,甚好(李光地《榕村續語錄》卷九,《本朝人物》)。他師從李光地,在理學上造詣很高,其創立的學派以誠為本,注重躬行實踐,被后人稱為凝齋學派(楊名時號凝齋)。
  他以道德文章著稱于世,在當時的士大夫中聲望很高,與方苞(桐城派始祖)、蔡世遠(乾隆的老師)、黃叔琳、朱軾、徐用錫、秦蕙田等名士交往甚密。然而,由于性格耿直,不善趨炎附勢,楊名時的仕途頗為坎坷。【詳細】

    然而,伴君如伴虎,在生性刻薄寡恩的雍正皇帝手下干事就更是如此。雍正的臉,就和A股上市公司的業績一樣——說變就變。往往是今天還說你是人才,明天就要送你進棺材。對年羹堯是這樣,對隆科多是這樣,對楊名時,也是這樣。
  雍正和楊名時的蜜月期很快就結束了。據說,兩人的矛盾最早始于君臣之間往來的密折。密折制度是康熙所創,它是君臣私下溝通的一個秘密渠道,它只代表皇帝的個人意見,不是正式的公文,因此不宜對外公開。
  雍正二年(1724年)10月,楊名時在奏章中不小心泄露了皇帝的密批,讓雍正很不高興,便暫停了楊名時的密折奏事權。
【詳細】
    雍正四年(1726年)7月,雍正皇帝發布了一道整肅官場風氣的上諭,點名批評了楊名時、查弼納(時任兩江總督)、魏廷珍(時任湖南巡撫)等五個大臣,說他們:恃其操守頗廉,以為可以博取名譽而悠悠忽忽,于地方事務不能整飭經理,茍且塞責,姑息養奸,此等之人,貽害甚大。則平日模棱悅眾、違道干譽之所致也。之所致也……
  其實雍正的本意只是敲打敲打他們而已,他的意思在這篇上諭的結尾處說得很明白:朕深望爾等為明達體用之全才,而深惜爾等為同流混俗之鄉愿,故諄諄告誡,不憚周詳。 【詳細】
    正當他絞盡腦汁想要懲辦楊名時的時候,有一個人出手了,這個人是時任浙江巡撫的李衛。歷史上的李衛,可不像電視劇《李衛當官》里面的李衛那樣正直。他家財萬貫,靠捐錢當上了官,雖然大字不識幾個,卻善于逢迎,對皇帝惟命是從,從而獲得雍正的賞識,成為其親信。雍正即位后他曾擔任云南布政使,當過幾年楊名時的下屬,他仗著皇帝撐腰,傲慢無禮,目中無人,楊名時曾多次批評他,李衛一直懷恨在心。
  報復的機會終于來了。雍正四年11月,李衛在密折中向皇帝舉報了楊名時“徇私”與“欺罔”等罪名,為了進一步試探雍正的態度。【詳細】
 
         

 

  清仁宗嘉慶二十三年,當蔣春霖在江陰城內蔣家巷呱呱墜地的時候,似乎還能看見大清帝國的“康乾盛世”隔著他22年的背影。對于前方暗淡不久的炫目光華,剛來人世的蔣春霖自然不懂那是中國封建社會最后的回光返照,歡快地走過了人生的早年。
  父親蔣尊典以舉子身份官荊門知州,走的是“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這條封建社會知識分子千年唯一的仕進之路,強大的歷史慣性下,他對蔣春霖人生的規劃自是跳不出傳統的藩籬。故此,蔣春霖雖然從小就飽讀詩書,學養卻依然是科舉制下慣常的內容。大概是出于教育的用心,蔣尊典為官期間便讓蔣春霖隨寓任所。【詳細】

    但蔣春霖這種文采風流的生活并沒有持續多久。20歲時,父親離世,家道中落。為掙前程,蔣春霖開始奔走于科舉之途。因寄籍在大興(河北直隸順天府,今北京),從道光十七年到道光二十七年這10年間,蔣春霖三上京師赴科場,可惜是屢屢名落孫山。試場的連不得志,前程的茫茫無著,蔣春霖的情致變得日見凄苦,以致他的詞作因此而輕霧般地籠罩了一種低落的憂傷。如:
  沙外斜陽車影淡。紅杏深深,人語黃茅店。陌上馬塵吹又暗。柳花風里征衣減。屋后箏弦鶯語艷。濁酒孤琴,門對春寒掩。鴉背殘霜侵短劍,紙窗夢破疏燈飐。【詳細】
    幾番科場蹭蹬,經久的無力無奈,終于使蔣春霖開始了兩個重大的轉變。一是他放棄舉業,另一是焚毀詩稿,專意填詞。前者是他沉痛的清醒,后者則是文學的自適,兩者看似無涉,其實互相關聯。
  清朝延至道光、咸豐年間,已是日薄西山。先有大英帝國攻破國門,繼而太平天國起于域內,內憂外患之下,國運日見式微,政治上早已淡盡了奮發豪邁的氣象。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蔣春霖傳統的仕進之路又屢遭挫敗,這雙重基礎的缺失,便從根本上消解了蔣春霖身上理想和英雄的氣質。而從體裁特性上,詩多言志,詞重抒情,這雖不絕對,卻大體如此。所謂詩以詠志,志既不振,詩非其宜。 【詳細】
    幾度丟官,據其朋友記述,皆因蔣春霖“與人不合”。邑人金武祥的《蔣春霖傳》也說:“庚辛之際,兵事方急,徐溝喬松年、嘉善金安清先后爭致之。春霖抵掌陳當世利弊甚辨,謇侃奮發,不以屬吏自撓,上官亦禮遇之,不為牾也。”由此可見人到中年的蔣春霖,身上依然洋溢著傳統文人的文化氣質。他倜儻不羈,輕財好施,時見豪俠氣,又負文學才名,風流自賞,伉直狷介,這樣的性情自然難以存活在厚黑濃重的官場。
  所謂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蔣春霖的詞作卻因其人生的蹉跎而獲得了豐盛的滋養。在蔣春霖斷續為官的這段時間,晚清朝廷更加風雨飄搖。【詳細】
 
         

 

  公元1877年,在江陰北漍(現屬顧山鎮)一個叫許巷的小村子里,許太和誕生了。
  許太和誕生于一個武術鼎盛的時代。正是那個時代,在中國的南方和北方,黃飛鴻、霍元甲、葉問們相繼問世,能人高人頻出,名震武林,流傳下無數佳話。平常百姓亦喜習武練拳,為強身,也為強國。那個年代,叫晚清——一個日暮途窮微光晚照的朝代,后又被推翻,過渡到中華民國——一個動蕩不堪、混亂無序的時期。【詳細】

    一個時代,總有一個時代的風光。一方水土,總有一方水土的特色。
  顧山人杰地靈,這里的人們既崇文也尚武。明朝周衛若、清朝陳維賢,都是當時當地聲名遐邇的拳師、國術家。先輩遺風,代代流傳。
  北漍與顧山,地氣相接,血脈相連,習武之氣亦頗為濃厚。在老橋圩、濮家莊、薛家堂、南市頭、南曹莊等地,拳場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勢不可擋。
  這一切,讓少年許太和與拳術的相遇,成為了某種命里注定的必然。
  因著家貧的緣故,許太和小小年紀就無奈輟了學。少年的心,最是活潑任性。熙來攘往的鎮區集市【詳細】
    于拳術,許太和是有慧根的。這先天的稟賦糅合了后天的勤奮,使他的武藝精進速度勝過常人百倍。他篤學強記,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從不肯懈怠半分。時隔不久,他的大名就響徹了北漍小鎮,甚至吸引了常熟、無錫等周邊地區的武術愛好者前來磋商探討,或一較高下。
  “聲如洪鐘拳似風,身猶閃電劍如虹”。許太和所練武術,短小精悍,開架緊密,步法穩健,動作飽滿剛勁,手法多變,技擊性強,可稱得上是流行于蘇南地區的正宗南拳。南拳又稱南方拳,歷史悠久,技術套路繁多,是南少林等拳種與南方各地地方拳種相結合的產物。許太和勤學苦練,技藝日臻成熟 【詳細】
    歲月的步履匆匆,終究無人能挽留,而有些過往的精彩卻永不會褪色。老北漍人記憶里的水上武術會,是鏡框里的一張黑白相片,仿佛那么遙遠,卻又是那么清晰。
  這水上武術會,說的便是龍舟競渡。這龍舟競渡的主角,便是許太和了。
  生于斯長于斯的許太和,根據北漍的水鄉特色,創造性地練就了一套船拳,也創造出了水鄉一道獨特的風景。他站在龍船上,目光如炬,衣袂飄飄,步履穩健。面對著一群同樣熱愛武術的人們,他親自擔任教練,精心組織他們舞刀、耍槍、弄棍、戳戟、擲叉,于險象環生中舞弄出無窮的意趣來。水面濁浪滾滾,船身激烈搖蕩,國術員們卻個個身【詳細】
 
版權所有:江陰網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蘇ICP備08019198-2號 新聞資質文號:蘇新網備2009043號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瀏覽器)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