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宜賓拍到巨大恐龍腳印,專家:是侏羅紀晚期實雷龍留下的

2019-10-24 10:33
來源: 作者:字號T|T轉發打印

紅星新聞10月23日消息,因為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段在老家拍攝的疑似“恐龍腳印”的視頻,四川宜賓百花鎮的網紅周超(微博名@鄉村超娃)沒想到,自己竟真“招來”了古生物學專家,證實確實是侏羅紀晚期的恐龍足跡。
10月18日,四川自貢恐龍博物館研究員彭光照、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副教授等一行來到四川宜賓百花鎮,現場考察發現了獸腳類實雷龍足跡,這是侏羅紀晚期巨大食肉恐龍足跡,也是在四川盆地首次發現的侏羅紀晚期大型食肉恐龍足跡。

恐龍足跡圖片
鄉村網紅拍視頻“招來”古生物學專家
“發現”恐龍足跡的視頻,是10月2日周超和父母在宜賓百花鎮老家拍攝的。
今年26歲的周超此前和父母在浙江一帶務工,半年前,回到老家的周超開始嘗試拍攝記錄鄉村生活的視頻。因為父母曾提到,小時候聽老輩說,老家“野雞坡”上有很大的“雞爪印”,于是決定去現場拍點視頻。
“那天剛開始是沒找到的。”周超說,有足跡的地方,曾是一個晾曬稻谷的“曬場”,現在已廢棄不用,長滿了雜草。恰好,偶遇了一位在附近養鴨的老人,將他們帶了過去。之后,周超將尋找過程和現場簡單的視頻發到了網上。“其實第一次(腳印)拍得不是很清楚。”周超說,宜賓百花鎮緊鄰自貢,所以當時也有猜測,會不會是恐龍腳印?
讓周超沒想到的是,微博評論區,不少人手動艾特“呼喚”古生物學專家邢立達求證。10月3日,周超真的收到了邢立達的私信。“我當時還不知道他是誰。”周超說,他又給邢立達發了一些照片過去,“邢老師表示,先讓人來看看。”

周超告訴紅星新聞,10月16日,邢立達的學生一行先到百花鎮“踩點”,清理了現場的雜草、泥沙,果然露出清晰的腳印痕跡,“完全沒想到,我本來以為(發到微博)就是一笑了之的事情。”周超說,他一直覺得這就是以前曬場上留下的痕跡,但10月18日,不僅邢立達老師,還有自貢恐龍博物館的專家也到了現場,“我還在想,要不要這么‘夸張’?”周超說。
18日上午9點到下午5點,周超一直陪著考察團隊,看著團隊一點點清理、測量、倒模拓印,他這才相信,原來自己拍到的真是恐龍足跡。

考察現場
周超說,等待倒模時,邢立達還收到一網友私信,表示附近的一個水庫附近也曾發現過大量類似足跡。邢立達便說要去看看,周超又帶路去了水庫。遺憾的是,因為該網友始終聯系不上,無法確定具體位置,只能抱憾而歸。
“第一次看到(考察恐龍足跡),確實很好玩,邢老師人也很幽默。”周超說,他爸爸還誆邢老師吃了超級酸的橘子,惹得邢老師直皺眉頭……
5枚大足跡系侏羅紀晚期獸腳類實雷龍足跡
自貢恐龍博物館研究員彭光照告訴紅星新聞,在考察現場一共發現了8枚恐龍足跡,其中5枚大的足跡,是獸腳類大型肉食性實雷龍足跡,小型足跡中有1枚為植食性恐龍異樣龍足跡,還有2枚是小型肉食性恐龍蹺腳龍足跡。最具有意義的,就是這5枚獸腳類實雷龍足跡,其中單個足跡最長55厘米、寬43厘米,可以推測出這是比較大型的肉食性恐龍,體長估算有六七米。足跡之間的步幅較長,大約有4米,說明跨步很大,推測是在一個快速行走或奔跑的過程。

彭光照表示,經過考察發現,這屬于侏羅紀晚期遂寧組的恐龍足跡,此前在這個層位曾發現過恐龍骨骼化石,但恐龍足跡還是第一次發現。
侏羅紀晚期實雷龍足跡的發現,有什么特殊意義?
彭光照解釋說,一方面,通過基礎數據,從生物學方面,可以判斷恐龍自身的大小、計算其當時的運動速度等。同時,通過足跡的發現,可以推算當時恐龍的生活環境、生活習性。“足跡只能在當時濕軟土質的泥沙層沉積物質上才能留下來,比如說湖邊、河邊。”
彭光照說,如果足跡數量多,還可以推測出湖泊、河流的水體。“恐龍和現代動物一樣,需要喝水、進食。”在這塊區域,發現了3種不同類型的恐龍足跡,說明當時這塊區域是比較特殊的,可能是食物充足、可能是水源地。
邢立達:紀錄片記錄全過程,希望更多人保護化石
10月23日,邢立達在微博發布了這次考察恐龍足跡全過程的紀錄片,并表示“我們嘗試這樣一種新的方式,來為你們呈現最新的科學考察動態”。顯然,網友迅速地跟評、轉發,證實大家“很喜歡”。
23日,紅星新聞聯系到邢立達,他告訴記者,之所以選擇通過紀錄片這樣的方式,是因為此前團隊在浙江研究過的億年前恐龍足跡化石,原本想等到結果更清晰、論文發表之后,再做宣傳,但是后來發現,老百姓把這個恐龍足跡用水泥給蓋上了。所以這次,直接發布考察紀錄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恐龍足跡的發現和考察過程,更好地保護這些化石。
而通過網絡“發現”線索,這也不是第一次。邢立達說,現在社交媒體成熟,學科研究人員與網友的交流關系變得扁平化,能夠跟進大眾提供的一些線索,這種方式也挺好的。
如何處理?專家:“將形成調查報告上報,制定保護措施”
彭光照介紹說,因發現恐龍足跡的地方位于宜賓境內,目前,自貢恐龍博物館已將發現侏羅紀晚期恐龍足跡的情況向四川省自然資源廳匯報,此次調查的數據將形成報告,再由省廳根據具體情況,制定相應的保護措施。“通常來說,根據保護原則,如果足跡數量較多、較為密集,可以原地原址保護;如果足跡數量少,方便取樣保護,也可以取樣放置到博物館收藏展示,用作科普教育。”彭光照解釋說。
邢立達也表示,根據此次考察,其團隊已做了兩個模型,下一步相關研究人員將根據模型以及拍攝到的照片,結合足跡的形態學進行對比,開展進一步的研究。“我們將了解它在足跡分類里的具體位置,測算其奔跑速度,將其與四川盆地里發現的其他足跡與化石進行對比。”邢立達告訴紅星新聞。

來源:紅星新聞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