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選手入圍福布斯30歲精英榜,這是中國電競的紅利

2019-10-22 13:56
來源: 作者:字號T|T轉發打印

上周,福布斯中國推出了最新的2019年30歲以下精英榜,選出600位30歲以下活躍在中國的創業和行業創新者。
其間,來自KPL王者榮耀的三位職業選手Cat(陳正正)、阿泰(陳順吉)和夢淚(肖閩輝)榜上有名。
一切跡象顯示,在電競愈發紅火的當下,優秀的電競職業選手已經走入主流視野,開始得到社會的認可;與此同時,作為選手背后的有力支撐,KPL同樣功不可沒,在中國電競的大發展中,優質賽事的平臺效應和標桿效應肉眼可見。

KPL選手有自己的烙印
按照福布斯30歲以下精英榜的入圍條件,首先必須是1989年1月1日以后出生,此外入圍者通常是優秀的創業者,或是團隊的領導者、某個關鍵項目的負責人以及各個領域的年輕精英。
此番評選,共邀請了100位著名企業家、風險投資家、藝術家、商學院院長和高校交手以及業內意見領袖擔任評委,主要從影響力、績效和創新三方面考察候選者,福布斯中國編輯部進行統計和協調,產生出最終的名單。
三位入選的KPL職業選手身上都有屬于自己的烙印。
Cat是KPL乃至中國電競領域最具影響力的選手之一,短短幾年已經7冠加身,他還是聯盟中唯一的單賽季大滿貫選手(入選最佳陣容、當選常規賽和總決賽MVP),也是第一位200勝先生,并且頭頂中國移動電競選手最高的轉會身價。
阿泰和夢淚作為KPL最早的一代明星選手,幾經沉浮依然在堅持,或許當下他們并不屬于最強選手的范疇,但擁有大量的粉絲,是實在的流量擔當。

“打電競”是一種正式職業
職業電競選手能夠入圍福布斯精英榜,巨大的影響力無疑是一個關鍵,僅以夢淚為例,在抖音上就擁有2000萬粉絲,在快手擁有1200萬粉絲,這一點與文體明星在榜單上占據重要位置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以說,電競選手就是新時代年輕人心目中的大眾偶像,在信息爆炸的時代,他們身上的高曝光和高流量讓你很難漠視這個群體,事實上,這份榜單上來自電競游戲領域的創始人/總裁、電競選手/教練、游戲解說等,共計30人,占比5%。
相較于備受粉絲追捧,電競選手能夠入圍榜單的另一個關鍵點恐怕來自于整個社會對于電競這個行業的認可。
今年4月,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市場監管總局、統計局正式向社會發布了13個新職業,其中就包括“電子競技運營師”和“電子競技員”,這意味著電競經歷了十多年的野蠻生長后,終于得到了相關部門的認可。
而在民間,潛移默化的改變或許來得更早,2017年,《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進行了一次民意調查,當時已經有59.0%的受訪者表示,接受“打電競”成為一種正式職業。
當電競愈發融入當代年輕人的生活,當電競產業愈發凸顯出其價值時(Newzoo數據顯示,中國市場將在2019年創造2.1億美元收入,超越西歐成為全球第二大電競市場),你再難以老眼光看待這個新興的行業。
事實上,在2017年年底上海市發布的“文創50條”中就明確,要將上海打造成全球電競之都;2018年電競項目進入雅加達亞運會,中國電競代表隊獲得兩金一銀更在全網引發轟動效應……

Cat(陳正正)。
電競圈的財富絕非唾手可得
電競進入主流不再只是圈內人的期待,而是實實在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無獨有偶,2018年福布斯中國30歲以下精英榜中,電競游戲就已經成為入圍的20類領域中的一項,反觀2017年福布斯中國30歲以下精英榜,入圍的10大領域中尚不包含電競游戲類別。
此間,上海電競副會長朱沁沁表示:“隨著外部環境的改善,(職業選手進入福布斯)這是電競作為新興行業、產業帶來的紅利,表面上我們看到是站在金子塔尖的少數人,但起穩定支撐作用的是中后端大量的從業者。”
“電競圈的財富或者成功絕非唾手可得,其辛苦程度一點不亞于其他行業,而是在社會整體演變進步過程中,年輕一代找到了新的足以支撐其職業夢想的途徑。”
作為從業者,朱沁沁對于電競不斷得到認可也深有體會,就在今年7月份,上海首批電競運動員注冊完成,這在國內尚屬首例。此外,在上海打造全球電競之都的大目標下,各區對于電競扶持的政策也都快馬加鞭地跟上。

夢淚。
KPL已培養出海量用戶
電競成為主流文化、獲得認可,有時代給予的契機、有政策的扶持、有用戶的支撐,其中同樣不能忽視中國電競賽事長期以來的精耕細作,這里不能不提到Cat、夢淚這些明星選手成長發展的平臺KPL。
從2016年9月誕生的首屆KPL秋季賽開始,僅僅一年,KPL的完整賽季觀看量由5.6億增長至36億,增幅543%。
官方數據也顯示,2017全年職業賽事體系觀看量達到103億,到了2018年全年賽事內容觀看量又增長65%,達到170億;此外,2018KPL秋季總決賽單日直播觀看量達3億,年同比提升26%。
驚人的數據背后有中國移動電競整體向好的紅利,但作為移動電競龍頭的KPL顯然有其過人之處。
主客場賽制、全局BP、掛牌制度、國際化之路……在3年多時間里,為了讓賽事更具觀賞性、更貼近用戶,KPL在規則制定和發展方向上始終不斷探索,培育出了海量富有黏性的用戶,也帶來了巨大的曝光率和市場空間。
KPL的發展壯大讓平臺上的每一個個體都成為了直接的受益者,如今走上福布斯精英榜的選手更不例外,一如傳統體育,沒有優質的賽事平臺,任何一個運動員也很難兌現其天賦和個人價值。

KPL已經開啟了電競裁判培訓。
中國電競不再是金主的游戲
值得一提的是,KPL職業化的深入帶來的還有商業化的成熟。
2018年KPL就簽下了麥當勞、vivo、浦發銀行信用卡、m豆和上汽大眾凌渡幾大贊助商,到了2019年,合作伙伴上升為6家,分別為vivo、上汽大眾、5無糖口香糖、黑鯨HLA JEANS、統一冰紅茶。
而作為與互聯網息息相關的電競,其頭部賽事不但能夠最大限度地觸達年輕消費者,也能實現流量的轉化,這是讓眾多商家趨之若鶩的關鍵,而KPL已經給出了一個成功的范例。
聯盟商業價值不斷走高,惠及的是平臺上所有的俱樂部和選手,除了聯盟不菲的分紅,俱樂部和選手也受到更多贊助商的青睞。
早在2017年夏天,KPL主席張易加就透露“KPL至少一半的俱樂部已經盈利”,在目前游久電競的中國電競價值排行榜上,綜合各項因素,此番入圍福布斯精英榜的Cat個人價值超過2500萬人民幣,遠超他的轉會價碼1500萬元。
也曾有俱樂部經理表示:“聯盟成立之前,俱樂部的生存完全看金主的心情,也許今年給個一、兩千萬,明年不想做,就黃了。”
正是在類似KPL這樣規范的賽事體系和運營體系下,中國電競終于開始從金主的卡牌游戲真正走向了職業化和商業化,事實上,今年張易加談及聯盟席位的淘汰機制時再次強調:“做俱樂部不能僅憑(金主)興趣。”
如今,電競選手能夠進入福布斯精英榜,對于個人而言,一次評選可能只是漫長人生走出的一小步,背后卻是中國電競賽事走出的一大步,之于整個中國電競,更是砥礪前行的一面鏡子。

來源:澎湃新聞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