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鶴昂藏未是仙 鄭孝胥的對聯(下)

2019-09-09 15:06
來源: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鄭孝胥(左)與溥儀

鄭孝胥是晚清至民國時期最活躍、最著名的書法家之一,他的書法成就在專業領域沒有什么爭議。其楷書遠宗歐陽詢,近師張裕釗,行楷兼具隸意,能看出對蘇軾、米芾都有借鑒,字體結構緊嚴,個性風格明顯,與晚清民國崇尚北碑的趣味相符。他在日記里經常有觀賞碑帖的記錄,也會對古人書法進行品評,如1919年2月1日“張二水長卷,王覺斯寫《八關齋》一卷,又一卷用隸書寫《八關齋》,張、王終有邪氣。” 王鐸寫的《八關齋》,天津曾有影印本出版,其字不可謂之不高,但是鄭孝胥感覺到的邪氣也確實存在。他對趙之謙也很不以為然,同年2月26日記道:“婉紃乃翰風之婦女,乙盦云,趙撝叔于書家無不輕詆,而獨稱張婉紃之能。余觀所作殊不善,尚未及張廉卿、李藥農閱歷之深也。趙撝叔油滑入俗,不可為訓,足見前輩于魏、齊碑所得尚淺耳。”

鄭孝胥臨池勤奮,其日記里經常有“作字數十幅”的記錄,如1920年10月5日:“寫對十付,屏二十條助賑。”這就寫了至少四十張紙。另外,這條日記也證明鄭孝胥熱心賑災捐贈由來有自。他的書法創作有高產的傳統,據說他1938年下野后暴斃也是因為當天寫了八十幅字累著了。

鄭孝胥是晚清民國詩壇的重要人物,其詩作傳誦一時,他的日記里有不止一次記錄訪客對之背誦他的詩集作品,甚至有一位“江蘇姚某號鹓雛者,能背誦《海藏樓詩》全本”(《鄭孝胥日記》第1420頁)。他的詩歌成就與藝術魅力由此可見。詩文才學過人,事功成就過人,使得鄭孝胥自視極高,凡事不作第二人想,這在鄭孝胥的對聯撰稿中體現得很明顯。如1909年3月2日,他為自家的企業日輝賬房題寫了門聯:

“經營憑赤手

衣被遍蒼生”

字面上平白樸素,用暗喻表達白手起家、雄視天下的氣概,不是一般的生意人所能夢見的。

同為朝廷命官出身而致力實業,能文能武,鄭孝胥與張謇關系極親密,他在張謇三十歲時集杜甫詩句為聯寄給他:

“雄劍四五動(杜甫《前出塞九首》)

才名三十年(杜甫《戲簡鄭廣文兼呈蘇司業》)”

1912年6月18日他在日記里寫道:“集《出師表》、杜詩句云:‘茍全性命于亂世,獨立縹緲之飛樓。’昔在龍州,嘗集杜牧之、黃魯直句云:‘戰賊即戰賊,為吏即為吏;骯臟自骯臟,伊優自伊優。’求季直(張謇字)書之。”這說明鄭孝胥與張謇對聯唱和索贈來往非常頻繁。

別人恒患才學不夠,而鄭孝胥的問題出在才學過人。1912年4月26日,他記下:“偶作聯語曰:‘興到之語,未可為訓;才多是患,不能自休。’”

鄭孝胥撰聯的路數極寬,除了集句外,因人因地所撰聯語,都很貼切。1919年7月25日:“林丙南求寫格言,偶撰一聯,曰:‘處順安常,世味自淡;損人利己,我意不容。’”有人求寫格言,鄭孝胥就能創作一條格言出來,雖然所言也是常理,不過能如此輕松應酬也非高手不可。

鄭孝胥于對聯的文字創作眼光很高,外出看到對聯除了品評有時還會修改,如1929年4月2日:“李云書約至覺林晚飯,菜味甚美;壁有狄楚青聯,曰:‘聞香是犯戒,得味為破齋。’余謂,何不曰‘破齋緣得味,犯戒為聞香。’?”素齋館所掛對聯作者狄楚青是報刊出版界人士,于鄭孝胥是同行與朋友,對比體味一下狄楚青原作與鄭孝胥改作,很明顯后者技高一籌。

他日記里所記收到別人所贈文房四寶圖書甚多,其中有一冊《綿桐館集聯匯刻》,這些對聯的資料對他應當不無參考價值。1920年5月9日:“詣九華堂買聯對一匣,將以書贈陸干卿”“金澤榮之徒鄭夏卿來訪,持金代求聯二合及詩文集一冊。”在他賣字很火、先潤后筆的同時,仍然會為贈朋友對聯而去店里現買對聯紙,可見自己并無存貨。

清代至民國時期,文人書法家的主要收入來源于為人書寫祝壽詩文條屏與墓志碑志,鄭孝胥的日記里有大量相關記錄。如1919年6月30日:“為繆小山作壽聯云:‘紙閣唱隨,眉壽方永;玉堂名宿,掌故在茲。’”在重孝厚葬的社會環境下,操辦者往往不惜代價追求名家撰書墓碑。鄭孝胥日記1917年9月10日:“夏劍丞昨言:陳伯嚴作袁海觀墓碑,得潤筆一千兩。”鄭孝胥特別記了這樣一宗他人的潤筆收入,可見數額驚人。陳伯嚴即陳三立,是當時的名詩人,其兒子陳衡恪(師曾)、陳寅恪等都享有盛名;袁海觀曾任多地高官,其兒子袁思亮是陳三立的得意門生。壽聯與挽聯也是文人士大夫彼此之間的筆墨交往,如1920年8月8日:“作挽元素聯曰:‘良貧益豪,始見高節;任達可死,安能合汙!’”并且“自出買綾為挽聯。”葬禮挽聯,以白綾為貴。

鄭孝胥書寫過一副別人集蘇軾句的對聯:“錦袍錯落差相稱 野鶴昂藏未是仙”。上聯出自:“此帶閱人如傳舍,流傳到我亦悠哉。錦袍錯落差相稱,乞與佯狂老萬回。”下聯出自:“石耳峰頭路接天,梵音堂下月臨泉。此生初飲廬山水,他日徒參雪竇禪。袖里寶書猶未出,夢中飛蓋已先傳。何人更識嵇中散,野鶴昂藏未是仙。”一般的蘇詩選本都未收這兩首,顯然集之成聯者熟讀蘇詩,而鄭孝胥大概也對其中所含的退隱江湖悠哉游哉的意思頗有同感吧,可惜他功名心過重,聰明過頭反為聰明所誤。

2019年7月25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