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日記本里刊登的齊白石作品

2019-08-28 15:02
來源: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在收藏市場舊書攤上,老日記本是一個小門類。我在北京的潘家園、報國寺,昆明的潘家灣以及云南古玩城等處陸續買過不下二三百冊老日記本,翻閱時發現,1949年后的老日記本有一些是精裝本、有插圖,而這些插圖又分為照片、古畫與當代繪畫以及民間工藝品幾大類。單獨一冊老日記本顯不出有多少美術史料價值,可是把各個時期各個地方所出的老日記本放在一起看,就相當于有了美術作品編年圖錄的性質。這些老日記本因為不屬于圖書、雜志或報紙等正式出版物,也便不在美術研究者的視野范圍,在當代畫家的年譜或傳記以及拍賣著錄里,也沒有把老日記本作為作品發表證據的例子(至少就我所見如此),其實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畫家發表作品的園地非常緊缺,畫作能夠被日記本印刷廠選中發表,代表著很高程度的專業評價。老日記本與老掛歷等印刷品里面的畫作,同樣可作為著錄證據,值得美術史專業研究人員重視。

1949年后的幾年,老日記本基本上沿用民國時期的樣式,這是因為在那個時期國家顧不上這些不急之務。就我所見,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各地出版印刷精裝本帶插圖的老日記本比較集中,到1960年又斷崖式中止,這也與當年的宏觀經濟形勢是一致的。此后到二十世紀結束,中國的日記本編排設計與印制,再也沒達到五十年代的精度與高度。進入二十一世紀,日記本在中小學生與青年人中重新流行起來,不過,就我在商場與文具市場所見,現在的日記本裝飾性比較強,也有以古畫或某一名畫家作品為插圖的日記本,不過,已經不具有上世紀五十年代日記本的美術史料價值。

我對這些老日記本里刊登的齊白石作品頗有興趣,翻閱時特別留意,現將一得之見公之于眾,這些材料或許于齊白石研究能有點滴貢獻。如果收集齊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印刷的老日記本,研究樣本更多一些,相信研究起來肯定能收獲更大。

我手頭所有的刊登齊白石作品的老日記本,集中在1955年至1959年之間。齊白石1952年被聘為中央美術學院名譽教授、當選為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同時還是北京中國畫院名譽院長,1953年被中央文化部授予“人民藝術家”稱號,可以說,事業榮譽達到了巔峰,成為中國美術界第一人。齊白石1957年逝世,備享哀榮,周恩來等國家領導人參加了齊白石的公祭儀式。中國美術家協會還破天荒地舉辦了齊白石的遺作展,齊白石的聲望地位提升到了獨步天下的高度。

上海煙草工業印刷二廠印制的1955年《中蘇友好日記》插圖以美術作品為主,采用了當時美術界名家的作品,還大都是成名作或代表作,不過基本上每人也就一兩幅作品,以宣傳現實題材為主的古元、邵宇等畫家的作品略多些,徐悲鴻的畫作也有幾幅,而齊白石的畫作則達到二十幅左右,可以看出來齊白石地位已經遠遠高出于同時代畫家。

作家出版社、人民美術出版社與朝花美術出版社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都有各自的系列年度日記本產品。就我所見,這幾家出版社的日記本都以不同形式對齊白石致以敬意。

作家出版社1956年出版的《文學日記》,印數4萬冊,插圖部分以魯迅肖像及作品插圖居首位,發表了中外文學名著的插圖、書影,還有白居易、陀思妥耶夫斯基、高爾基、海涅、易卜生、奧斯特羅夫斯基(是寫《大雷雨》的老奧斯特羅夫斯基而不是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那個奧斯特洛夫斯基)、蕭伯納、羅曼羅蘭、夏目漱石等中外作家肖像,還有西方主要是俄國與蘇聯繪畫,整體是以外國文學為主的,這也與當年的文化崇尚相一致,在這樣一本純文學的日記本里,除魯迅肖像與插圖外,唯一的中國畫家畫作,就是齊白石的《荔枝》,放在最后一幅插圖的位置。在1956年,齊白石的文學成就并未受到文學界認可,其作品進入《文學日記》完全是作為中國畫畫家,他的畫也是全本日記里唯一與文學無關的純美術插圖。

人民美術出版社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版的《美術日記》是我收集的老日記本中連續出版年份最多的,我有1956年至1959年的,不知道此前此后是否也出過,這四年的日記本設計裝訂形式不一致,顯然產品沒定型。印數每年也不一樣,1956年版10萬冊,1957年版15萬冊,1958年版8萬冊,1959年版未標明印數。我在朋友圈曬過這幾冊老日記,人民美術出版社總編輯林陽先生看了直道珍貴。人民美術出版社在新中國的美術出版界是龍頭老大,在日記本里選用齊白石作品也就有很強的專業評價意味。1956年版分甲乙兩個版本,版權頁署名編輯者曹辛之,也即與穆旦、杜運燮、唐祈、唐湜、袁可嘉和女詩人陳敬容、鄭敏等八位詩人的出版詩選合集《九葉集》的杭約赫。版權頁并有聲明:“這本日記里所刊載的美術作品,大部分是從人民美術出版社、朝花美術出版社和榮寶齋新記所出版的圖片、畫冊和期刊中選出來的。”這意味著《美術日記》帶有年度美術作品選刊性質。《美術日記》1956年版只選了齊白石一幅《曲沼荷風圖》,也即齊白石《石門二十四景圖》之一, 此外就是齊白石和陳半丁、何香凝、王雪濤、張其翼等十三位畫家合作的《和平頌》巨畫。只用一幅齊白石作品且選的是山水畫,可見編輯的眼光不同凡響。《美術日記》1957年版也只選了齊白石一幅作品,是落款九十五歲的《牡丹》,此畫是齊白石最后時期寫意畫而帶草蟲的一例,同樣可見編輯與設計者曹辛之的眼光。《美術日記》1958年版換了裝幀設計風格,署名設計者為劉海盈、李微,由于1957年反右運動一大批畫家被打成右派,插圖全部是古代繪畫與古代文物圖片以及古代年畫、古代版畫,美則美矣,沒有了時代氣息。《美術日記》1959年版沿用了《美術日記》1958年版整體風格,但是設計者不再署名,所用插圖也又有了當代畫家作品,其中包括一幅齊白石九十五歲款的《祖國萬歲》,此外,全書內頁裝飾小圖使用了多方齊白石印章,注明選自《齊白石印譜》,這樣就使得齊白石成為這本日記里被選用作品最多的畫家。

1958年朝花美術出版社印制的《朝花日記》是三十二開精裝小日記本,版權頁標明印數是20萬冊,二十四頁彩色插圖,只有齊白石一幅落款九十二歲的草蟲。不過,吳作人的作品是《齊白石像》,也就是說,作品入選這本日記的藝術家中,只有齊白石一人同時作為肖像畫模特亮相。無疑這是對齊白石的極高推崇。

還有一本《美的傳統》日記本,沒有出版者印刷時間等信息、但是贈言有“五九年四月”字樣,也即不晚于1959年印刷,是三十二開精裝日記本,插圖既有宋畫,也有雕塑以及工藝美術作品,以及文物圖片,很蕪雜,只有齊白石的畫作成系列,多達19幅,而吳昌碩與黃賓虹各只有一幅畫作入選。

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上世紀五十年代老日記本中的插圖,限于當時的照像制片技術以及印刷水平,除個別整頁彩色插圖還可以看看以外,大都是黑白兩色印刷的,而且不是整頁,圖片尺寸都很小,作品很不清晰,幾乎就是個示意圖,連題字都模糊一片,沒有多少審美價值或裝飾價值。

盤點上世紀五十年代老日記本里選登的齊白石畫作,花卉草蟲為主,人物次之,偶爾有山水,在老日記本里照例都沒有刊登書法作品的,因此齊白石書法作品我也就沒有在老日記本中見到,這反映了五十年代美術界對書法藝術的輕視。這些齊白石畫作有一些是名作,也有一些是根據木刻水印冊頁翻拍的,粗略統計一下超過百幅,這些齊白石畫作值得進行專題研究。鑒于五十年代中后期的社會狀況,以及書畫市場的幾乎停滯,這批齊白石畫作應當沒有贗品,具有樣板價值。

2019年7月18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大乐透开奖